乌乌桃

不轻松甚至沉重却是无数闪光的日子

【洋灵】我只记得你

完全ooc*切勿上升真人*看了某部电影来的灵感*不妥删*短篇*BE预警*整理向*

1.

“两年前,他出了一次车祸,脑子受了伤,他的妻子把他的画都卖了,给他留了一点积蓄,把他送到了疗养院,医生说他的脾气很暴躁,后来他们发现在他暴躁的时候往他的面前立个画板,他就立刻安静下来了。”

“安排最近的一班飞机。”李振洋平和的说完这句话,猜不出任何心情。

在欲望与金钱纵横商战中,如履薄冰,他已经很久没有表达过自己真实的感情了,偌大的房子,像是没有灵魂的躯壳。

李振洋关了办公桌上的灯,整个屋里陷入了黑暗,像是无底洞一般的黑色,他揉着太阳穴,不觉中陷入了回忆。

李振洋高一李英超初一,他们的学校的大门相对着,李振洋凭着高挑的身材,厌世高级脸,大家都不敢跟他说话,有了这种远远仰慕的感觉,被全校女生公认为校草,而李英超,凭着出众的长相,还有在餐厅的99%回头率,剩下那百分之一可能就是厨师了,顺理成章成了初中生里面的校草。
他们的相遇,说来也是搞笑。

那天李振洋翘了晚上的晚自习,来到了校外的商店买了包烟,就去结账了。
“老板一包烟”李振洋说
“老板一包糖”一个稚嫩的声音。
正在从钱包里掏钱的李振洋听到后,回头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背着双肩包的小男生,男生抬起头充满灵气的眼睛对上了李振洋的视线。李振洋觉得这仅仅一秒钟,就像是对视了一个世纪,他不想把眼睛挪开,看着李英超像大颗葡萄般的瞳孔,被店里的灯映的闪闪的,像是有银河,他想住进去。

“当我第一次遇见你,上帝悄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「在劫难逃」”这句话李振洋觉得是说给他对李英超的。

老板敲敲桌子把李振洋拉回现实。

李振洋说“一起结账。”拿钱放在了桌子上。李英超还没来得及拦,李振洋拿着烟就走了。李英超拿着糖追了上去。

“谢谢你,我会还给你的,虽然我没有手机但是你跟我说一下你的班级和名字,我去你们班还给你。”李英超边说边从书包里拿出纸笔。
李振洋笑笑说“高一二班 李振洋。你不用去找我,记住我就行。”

李英超点点头看了看手上的表慌张的说“我叫李英超,初一三班,给你,少抽烟哦,有缘再见哦!我要来不及了!拜拜洋哥。”李英超
把一颗糖塞到了李振洋的手里,慌忙的跑了,因为辅导班要迟到了。

李振洋看看渐渐跑远的身影,他不知道他的笑都没有停下来过。李振洋看着手里的糖,剥开放嘴里,还是荔枝味的。李振洋把糖纸叠好放在口袋里面。

洋哥??李振洋想起刚刚李英超说的话就想笑。

他们两个不知道在他们相遇的时候,身后飞着一只光着身子的卷发小弟弟朝他俩射了一箭。

春天,是一个恋爱的季节。而恋爱的味道,李振洋觉得是荔枝味的。

2.

经过上次,李振洋总是翘掉晚自习来到那个商店,想和李英超再次偶遇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李英超他们见面了。李振洋又帮他结了账,好多买给他一支雪糕,李英超开心的接到了,问到“洋哥,你怎么一直给我买东西啊,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?”李振洋揉揉比自己矮一个头李英超说“我也想有这么可爱的弟弟,以后我叫你小弟吧。”
李英超笑着点点头,有一个可以请自己吃糖的哥哥也不错。李英超擦擦嘴说“洋哥,我要上辅导班了,我先走了。”
“我送你吧小弟。”
“好啊。”
一来二去,李振洋他们熟络了起来,也知道弟弟最喜欢做的事情除了吃糖,还有画画。

李振洋在他们下课之前的时候,先逃出学校买好糖在校门口等他。然后送他去辅导班,自己在翻回学校上课。虽然很麻烦又要顶着学校被发现的危险但是李振洋仍然乐此不倦。

高一这一年,李英超对李振洋越来越依赖,好几次周六周日偷偷去李振洋班里陪他补课,班里的女孩看到可爱的李英超都争先恐后的过来和他打招呼,但是李振洋都把李英超拉在身后,不让他和那些女生接触,李英超只能在他身后悄悄跟女孩们挥手再见。李振洋的爸妈都在国外,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住,那天李振洋跟李英超说可以搬到他的家里和他一起住,李英超超级开心的抱着李振洋跳来跳去。然后赶快回家收拾东西。

李英超来到家里的时候,专门买了情侣的茶杯和刷牙杯,李振洋哭笑不得地问他“买这些干嘛?”
李英超一脸严肃地解释说“我本来想买兄弟茶杯呢,但是没有只能买成情侣的!我用这个小男孩,你用着小女孩!”边说边把杯子塞到李振洋的怀里。
然后还说“你看你的杯子下面,是我给洋哥起得新名字,还有我的,我们要有独一无二的名字,只有你我知道,你我能叫。”
李振洋把杯子翻过去,是用黑色马克笔写的歪歪扭扭的三个字
“木子洋”
李英超将自己的拿给李振洋看。
“灵超”

李振洋笑笑答应了,去李英超要睡的屋子整理了整理,李振洋正在整理的时候,听见外面叮叮咣咣的声音,看见弟弟搬进来了一个有一米长的画板,但是被黑色的布遮盖住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叮叮———”手机铃声将李振洋,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他接过电话。
“我已经订好机票,一个小时后我去您家门口接您。”
“好。”李振洋揉揉脑袋,起身收拾东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就像现在这样,说走就走,这一走却是八年。
高三还没有毕业,他接到家里的通知,让他赶快来英国,他并没有想过,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他走之后怕李英超不舍,就选择在半夜离开,他留下的一张“等我回来,照顾好自己。”字条。还留下了一部手机。这个手机本身是要等他进入高中才给小弟的,因为自己要离开所以要提前给他。

李英超还在因为有了手机而高兴,可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,直到他再也打不通李振洋的电话。

3.

三年后

李振洋再次遇到李英超的时候,是在李振洋的婚礼上,李英超攒了一个学期的钱,也拿到了好不容易拿到的签证,凭着李振洋曾经给自己寄过东西的地方,找到了他。他只身到了英国,刚去的那天恰好是在李振洋家里办的中式婚礼。

新娘身着凤冠霞帔,鲜艳红色的盖头盖着她较好的面孔,李振洋穿着一身马褂,用手里的大红绸花牵引着新娘,慢慢的走向花轿。李英超一身运动装还背着大包小包站在这对新人不远的距离,显得太格格不入了,周围人们带着祝福的笑容看着他们,包括路过的异国朋友都会停下来祝福,可是李英超并没有感到快乐,难道不应该祝福李振洋吗?

李英超只想离开。

李振洋在回头的时候,一眼就认出那个小小的身影,他高了,他瘦了,他不会认错他,他第一反应准备追上去,可是没有理由追上去,难道追上去说“我爱的不是她,娶她只是为了抓住我家破产之前最后一支救命稻草?”李英超他还小,他能理解吗?新娘扯了扯自己这边的红绸,让李振洋清醒一下,他现在该怎么做。
李振洋摆手让助理过来说道“你追上刚刚走的男孩,他叫李英超,你跟着他,直到他安全回国。”

婚礼上李振洋喝了很多酒,醉醺醺的,他很想发泄,但是在座的都是爸妈老友和多年的合作伙伴,周围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他很想砸自己一酒瓶子。可是能有什么用呢?关于那一天,他只记得助理过来跟他说“李英超已经安全坐上飞机了,还祝福李总,早生贵子,百年好合,就此别过。”

就此别过。

李英超没有哭也没有闹,那一刻他就觉得自己应该长大了,他该有自己的生活,不能在想着李振洋还会回来,李振洋还爱着他,醒醒吧,李英超,他已经结婚了。

他高考成绩出来加上艺考画画的成绩,他可以上一个不错的二本,他报志愿的时候报了一个另一座城市里的大学。他想离开他和李振洋都待过的城市,他不想再活在记忆里。

而在另一端李振洋,忙的焦头烂额,这是公司最关键的时期。一个大国建立起来多久,就要用多久恢复。而这一忙就是五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李振洋来到疗养院的后花园里,李英超安静地坐在轮椅上,他看向一个空空的画架,李振洋轻轻走到他的身边,李英超并没有什么反应,仍然是目光呆滞地看向一旁。

李振洋看着那双曾经让他沦陷的眼睛,依旧大的像个葡萄,但是没有了第一次见到时候的银河。没有了曾经看到自己的时候那惊喜的目光。没有了曾经偷偷亲了自己之后眼里满满的害羞。也没有了自己生病住院是眼框里盛满泪水,眼里满是担心。

李振洋抚摸着李英超的脸,眼泪不停的往下掉,小声哽咽地说“灵超...哥哥..来看你了..你看看哥哥好不好...”

可惜李英超没有任何反应。

李振洋走时在那块画板上写下来两行字

高一二班木子洋

初一三班灵超

那天晚上李英超做了一个梦,他梦到他刚住进木子洋的家里,他熬夜画了一幅画,为了给李振洋惊喜,还用黑色布遮了起来。他让李振洋坐好,把黑色布掀开。

是一个男孩站在樱花树下,周围飘落着樱花花瓣,他看着手里的那颗荔枝味的糖,空中的一片花瓣刚好飘到了男孩的头上。


睡梦中的李英超眼尾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,但是他却笑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36)